当前位置:主页 > 调研视察 >
安顺市民族医药传承与发展情况报告
日期:2016-07-19 15:50  来源:民宗委  作者:王天锐
    根据市政协2016年度协商计划安排,市政协民宗社联委组织部分民族界别委员,于6月24日就安顺市少数民族传统医药传承与发展开展界别协商,在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安顺市委主委梅世松的率领下,召开界别协商座谈会,深入贵州苗立克制药有限公司、关岭普利中药材种植基地等开展界别协商活动,市卫计委、市民宗委分别作了情况汇报,委员们提出了许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现将界别协商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安顺市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其中有三个自治县十一个民族乡,少数民族人口110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39%,民族地区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60%以上,民族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山峦重叠峰丛石林,江河峡谷纵横交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自然植被生长繁茂,植物、动物及矿物药类资源丰富,许多少数民族都有着防病治病的经验乃至医药理论,有着及其深厚的广泛的群众基础,焕发出独特的永久魅力和无限生机,民间流传着“黔中无闲草、棵棵皆灵药”、“千年苗医、万年苗药”的说法,在各少数民族医药发展过程中,对许多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的防病治病有着独特的疗效和优势,民族医药对全市医药卫生事业作出了贡献。

通过普查获得的民族医药标本就有1722种,其中低藻菌类植物15种,高等苔鲜类植物860种,蕨类植物48种,裸子植物149种,被子植物602种,动物类药材46种,矿物类药材42种;民间草药1100种,进入国家药典的动物药材95种,矿物药材7种,植物药材425种,民间验方6000余个;在关岭县境内已形成花江、岗乌、永宁、关索四大药市,其中花江药市每场有药摊1000余个,岗乌和包包两地每场各有药摊近500个,关索和北口两地各有药摊50余个,永宁每场有药摊100余个,四大药市名扬省内外历史悠久,关岭、剑河和荔波同时被列为贵州民族传统医药三个重点县之一,丰富的民族医药资源,不断推进我市少数民族医药事业向前发展。

我市民族医药主要以其独具特色的苗药为代表,目前全市共有6家民药生产企业,分别是百灵制药有限公司、关岭苗立克制药有限公司、关岭顺天堂药业有限公司、西秀顺健制药有限公司、安顺长寿欣新中药发展有限公司、平坝贵州三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全市中药产业种植面积35.25万亩,年总产量26.65万吨,总产值15.42亿元,现有中药材种植企业合作社49家,为推动全市大健康医药产业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全国现有的国药准字的苗药文号154个中,我市就拥有18个,其中百灵集团17个、顺健制药1个,占全国苗药文号的11%,名列苗药研发生产企业之首,位居全国第一,推动了我市民族医药的传承与发展,为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二、主要做法
(一)制定措施,不断完善保障。今年,市政府即将出台《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从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目标、服务体系建设、人才培养机制和建立科研知识产权与资源保护等方面提出具体的指导意见,推动全市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工作全面开展。市卫计部门充分认识民族医药是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把民族传统医药传承与发展工作列入中医工作的重点来抓,作为以大健康为目标的医药养生产业的重要内容。各县区也把中医药和民族医药的发展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城镇医疗保险、新农合报销范围,积极规划建立民族医药和民族医药科室。

(二)加大投入,加强体系建设。我市在发展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医疗机构上不断加大力度,近年来,针对我市没有市级中医院,市政府提出推动市中医院创建三甲医院的目标,现已组建建立市级中医院,并于2015年8月15日正式挂牌成立,普定县中医院已经投入使用,镇宁自治县中医院建设项目主体工程建设即将完成,关岭自治县和紫云自治县中医院建设项目已纳入“十三五规划”项目。全市已建成省级重点专科2个,在建国家级重点专科1个、省级重点中医专科18个,其中针灸理疗康复特色专科项目4个,急诊急救能力建设项目1个,中药制剂能力建设项目1个,中药房建设项目1个,同时,全市30个乡镇卫生院建成中医诊疗区或中医馆,加强了民族医药特色的建设。

(三)培养人才,加快队伍建设。一是在着力加强对基层中医药人员业务培训的基础上,加大对中医药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为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的发展增添活力;二是加大对临床骨干医师的培训力度,近两年,全市选派到省级以上中医院培训进修28人,并为中医药和民族医药技术人员开展短期培训508人次;三是落实中医药人员师承培训制度,明确县区8名高级职称中医药专家采取带教、跟师学习的方式,对8名中医临床技术骨干开展培训,建成名中医传承工作室1个,正在建设的2个;四是挖掘民族民间医药,由于少数民族没有文字记载,大量的医药理论及民间验方都是在口耳相传中传承,开展了对民族医药的普查,推动民族医药的传承和发展。

(四)注重特色,打造龙头企业。多年来,市辖区内的贵州百灵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秉承传统民族医药天人合一的思想精髓,作为苗药的挖掘者和保护者,潜心于苗药的研究与开发,在传承发扬民族医药的道路上不懈努力,抓住苗药的优势,大打民族化产品,从科技创新、种植规模、生产技术、盈利能力等多方面,奠定了在苗药领域全方位、立体式的领先地位,成为全国苗药领域的龙头企业。国家、省市民委部门先后投入百灵集团300余万元,累计享受国家优惠政策贴息1亿多元,带动中药材种植“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模式,在致力于苗药成方制剂研究的同时,也致力于对苗药的保护和人工驯化种植,建设紫云、镇宁、普定等基地,实现年销售收入4.85亿元。

三、存在问题
(一)传承机制脆弱,面临传承危机。由于没有建立健全有效的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传承机制,我市少数民族传统医药应有的价值和地位没有得到重视,遭受着强烈的冲击,特别是没有文字缺乏文献记载,依靠口传心授的少数民族医药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在以信息化技术、自动化技术、纳米技术和激光技术等高科技,广泛应用于各类医疗活动中处于绝对弱势地位,传承面临极大危机。

(二)思想认识不足,保护力度不力。一是由于认识不够,许多客观存在的民族医学的医疗资源,未能纳入到国家医疗体制之中,民族医药服务也未纳入国家医疗保障范畴,致使民族医药的生存受到明显的挤压,空间越来越小;二是在民族药物的利用方面,处于无序状态,对民族药品存在只采不种、只猎不养的现象和毁灭性的采猎等问题,导致珍贵药材资源枯竭;三是由于缺乏科学技术的有力支持,民族医药深度研究、临床推广应用、产业开发等都受到极大的限制,民族医药难以进入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应加大对民族医药的普查力度。

(三)保障体系欠缺,后续发展乏力。民族医药产业是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高科技产业,各级政府及职能部门对民族医药产业的开展利用重视不够,没有制定完善的保障性政策,我市民族医药产业的发展基本处于自我发展的自然状态,导致对少数民族传统医药传承和发展相应的人员、经费没有得到落实,没有建立相关科研评价和临床疗效和评价体系,使民族新药不能按国家新药注册的要求开展临床研究,民族药材种植发展资金紧缺,民族医药研发技术力量薄弱,很难深度开发利用。民族医药诊所没有统一收费标准,难纳入报销范围。

(四)宣传力度不足,缺乏科研人才。由于民族医药是各族同胞为抵御疾病,减轻自身疾病的痛苦救死扶伤,在生产生活过程中通过对各种药物的研究探索和总结经验,日积月累形成的独特医药理论和技术技能,采取口传心授密而不宣的方式进行,致使许多民族医药在传承过程中,出现人亡艺绝验方失传的危险境地,对民族医药的宣传不透明力度不大,民族医药传承和发展人才缺乏。

四、意见建议
(一)提高思想认识,加强组织领导。民族医药是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千百年的日益积累历史沉淀,形成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和药理知识,各级各部门要提高对民族医药发展传承的认识,上升到保护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的高度,把药材种植同精准脱贫、大健康同大扶贫相结合,由市民族医药领导小组牵头,制定促进民族医药产业发展规划,促进民族医药产业发展的相关优惠政策,明确目标和重点任务,抓住国家、省市大力发展新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机遇。

(二)加强宣传教育,营造良好氛围。大力宣传民族医药的发展优势和独特魅力,对民族传统医药工作进行广泛宣传,在全市上下形成广泛共识,进一步加大对少数民族医药的宣传引导力度,把保护传承发展民族医药纳入总体规划和工作目标,建立考核指标体系,切实提高对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的传承和发展,把民族医药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制定落实切实可行的工作措施,落实好相应的机构人员经费,为我市的少数民族医药传承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和氛围。

(三)加快医药普查,加大科学开发。继续加大对我市少数民族医药资源的普查,并做好相关登记入册存档工作,确保我市少数民族医药得到更好传承,根据国家的相关要求规定,制定本地区《民族医药发展条例》,积极支持和鼓励科技攻关,对民族医药科研项目予以重点扶持,从政策资金人才培养等方面,为促进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和资金保障,鼓励和支持引进国内外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和药品生产企业,参与本地民族医药研发,建立民族医药产业园区,推进民族医药向园区化发展,提高民族医药现代产业化水平。

    (四)加大培训力度,加快队伍建设。从民族医药事业发展全局考虑,加快构建符合我市实际的培训机制,关注民族医药学术思想,挖掘传统文献和当代科技成果,逐步建立我市民族医药宝库,加强名医培养计划,在高等院校设立民族医药学院或民族医药系班,开展民族医药专业研究生教育,着力培养我市民族医药发展事业的精英人才,加大对民族医药医生的培养,进一步加强规范管理,积极参与国家、省市开展的相关培训及资格职称考试,为民族医药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